从0%到70%:谷歌Chrome是如何蚕食互联网的?

作者:admin发布时间: 2019-08-10

  10年前,在浏览器市场如日中天的是凭借着跟Windows捆绑而横扫一切的IE,当时刚出道的Chrome市场份额只有0.3%。时至今日,这款重新定义浏览器的产品已经占据了70%多的市场份额,并且其他的浏览器绝大部分也是采用其开源的引擎。Chrome是如何从0开始坐上头号交椅的?从中我们可以获得那些启示?它未来的发展又有哪些隐忧?

  2008年,微软的Internet Explorer(IE)网络浏览器几乎占据了全球浏览器市场份额的60%。Mozilla的Firefox排在第二位,占据了大约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而搜索巨头Google于2008年9月2日全新推出的Chrome浏览器,仅占0.3%的市场份额。

  十年后,Chrome市场份额已接近70%,实际上已经统治了浏览器领域。Google是如何在短短十年内进入并统治一个全新领域的呢?

  Google 从一开始就把Chrome看作是一个平台。对Google 而言,浏览器不仅仅是一种浏览网页的方式。这是越来越多样化的工具和应用程序的连结,而这些工具和应用程序正在改变我们在网上做的几乎所有事情的方式。

  Chrome不仅仅是一款出色的浏览器。它也是说明单个产品如何挑战传统智慧,重塑我们我们对日常工具思考方式的一个很好的例子。

  2008年时互联网的格局跟今天是非常不一样的。我们对互联网的使用方式开始发生变化,Google 嗅到了为开放网络创建一个全新的操作系统(OS)的机遇,并充分利用了微软的自满情绪以及IE浏览器的局限性。

  那一年是2008,那时候苹果的iPhone上市还不到一年。Windows 7已经上市了几个月,大家依旧对Windows XP的命运感到不满。Yahoo!刚刚拒绝了微软以每股31美元的价格收购该公司的提议,而微软的Internet Explorer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网络浏览器。

  2008年那时候,以消费者技术为中心的生态系统跟现在太不一样了,不仅仅是从硬件角度而言。iPhone的横空出世是将app推向主流的催化剂。问题是app还没有成为主流。当然,它们很受欢迎,但远不如今天这样的无所不在。

  2008年是推出了app,但网页仍然是大多数人与在线服务进行互动的方式。

  网上银行在当时已不算新鲜,但你仍然需要登录受密码保护的网页才能访问自己的帐户信息。你也可以在网上订购商品,但是很有可能是从桌面或笔记本电脑而不是移动设备来购买商品的。

  网络正在迅速变化。另一方面,浏览器却不是这样。自1995年首次亮相以来,微软对Internet Explorer进行了一些改进,但在大多数情况下,在2008年使用IE浏览网页的体验大致与1998年相同。

  Google 明白,如果要实现Web 2.0的承诺,世界需要一点新鲜玩意儿。Google 也明白,如果自己行动足够快并且打对自己的牌,那么自己就将拥有击败微软的巨大潜力。

  2008年9月2日,Google Chrome测试版正式推出。为了推销Chrome,Google 制作了一幅短漫画,解释了Google为什么要建自己的浏览器。

  Google 组建了一支由经验丰富的浏览器开发人员组成的特遣队来开发Chrome。 Ben Goodger 在2005年加入Google之前曾在Netscape和Firefox工作过,他被安排来负责Chrome项目,其职责也包括招聘。

  尽管基本上算是开发全新的Web技术存在诸多技术挑战,但Chrome团队在竞争中拥有一个至关重要的优势。他们是完全从零开始的。虽然IE和Firefox的工程师也在尝试让他们的浏览器适应越来越多样化的任务和应用程序,但他们必须用传统技术。而反过来,Google 可以专注于开发自定义工具,而无需担心过去用来开发浏览器技术的任何模式。

  他们很早就确定Chrome会将每个标签页“沙盒化”到自己的进程里面。这种做法解决了多个问题。其一,它阻止了一个标签页的崩溃影响到另一个标签页,其结果是浏览体验更稳定。第二,它使得单个进程变得更快,所以可以同时跑多个进程。第三,它与web的发展方向更为一致。Web将是应用,而不是网页。

  我们的Web浏览器应该让每个浏览器标签页都有自己的独立进程,要让与操作系统进行所有通信都是多线程处理,要提升缓存大小,只要可用,就不要害怕要求更多的带宽。

  Google 并没有在瞎搞。Google承认,自己正在从头开始去重新思考整个浏览器的概念。Google 正在寻找浏览器技术当中最困难的核心问题,意在要以比其他任何人都更有效的方式去解决这些问题。

  虽然Google 并不遮掩自己对未来网络浏览器的意图,但实际上它开发Chrome的方式绝对不是正统的。Google 靠着Apple的WebKit 渲染引擎和Mozilla的Firefox来构建Chrome,但Google 并不只是想开发出更好的浏览器,它还希望热心的开发者能提供帮助。这就是为什么作为其Chromium项目的一部分,Google决定在2008年9月开源整个项目。

  当时Google的最大目标,微软,采取的是完全相反的方法来开发IE,并保持闭源,这简直就是对Google的助攻。

  到2009年7月,也就是Chrome正式推出仅仅9个月后,已有超过3000万人在使用Chrome来浏览网页。Chrome速度很快,非常快,而且大家已经注意到了。2009年7月也是Google 宣布其即将推出的Chrome操作系统的日子。

  我们设计的是快速、轻量的操作系统,让你启动和上网只需要几秒的时间。用户界面是极简风格的,不会对你造成妨碍,大多数用户体验都是在web上进行的。正如我们为Google Chrome浏览器所做的事情那样,我们将回归本源,对OS的底层安全架构进行彻底的重新设计,令用户无需跟病毒、恶意软件以及安全更新打交道。它应该能搞定。

  2009年12月,Google推出了扩展库。作为用户可在Chrome中安装,可为浏览器提供额外功能的众多第三方插件的概览,扩展库展示了Chrome扩展程序的多样性。

  扩展程序,插件和附件今天可能已无处不在,但在2009年,这是一个非常激进的概念。除了沙盒化标签页以外,扩展程序可以说是作为产品的Chrome的关键特征。这些扩展程序也非常受欢迎。到2010年12月,也就是扩展程序库推出仅一年之后,通过扩展程序库已可以获得超过8500个扩展程序和1500个浏览器主题。Chrome的1.2亿+用户里面约有三分之一的用户至少安装了一个扩展程序,并且已经在整个Chrome 用户群中安装了超过7000万个扩展程序和主题。

  Chrome在2010年经历了惊人的增长,从年初的4000万用户一下子增长到2010年底的1.2亿用户。Chrome的速度是这一增长背后的主要因素。除了用户群外,Google 在此期间也大幅增加了在浏览器市场所占的份额。截至2009年底,Chrome的市场份额约为5%。仅仅一年之后,Chrome就占据了15%的市场份额。

  大家想要一个更快、更轻量的浏览器,Chrome替他们做到了。到2010年底时,Internet Explorer可能仍然算是主流浏览器,但Google 正在接近。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Google 是在微软擅长的领域击败了微软。由于将IE与Windows捆绑在一起让微软有效地主导了这个市场,美国联邦政府一直在打击这种反竞争的做法,这让微软元气大伤,微软很快就发现自己的同一套战略正在处在失败的边缘。

  通过做出IE更快、更轻量的替代品,通过让大家去选择将Chrome作为自己的默认浏览器,Googl获得了超越微软的宝贵优势。从这时开始,这只是让Google成为Chrome用户默认搜索引擎的一个跳板。

  2010年的时候Google 还推出了Chrome Web Store来让自己这一年过得更加丰满。Chrome Web Store一开始开设的范围仅限美国,是Google扩展程序库更大、更好的化身。

  有了Chrome Web Store,用户就可以浏览、安装出自数千名独立开发者的扩展程序,插件和主题。有了Chrome Web Store提供的扩展程序和插件,Chrome功能更加多样化了。它还使扩展程序成为更广泛的Chrome生态系统的关键部分,这是着眼长远的一步妙棋,它建立在Chrome可扩展性的基础之上,并把焦点牢牢锁定在用户的需求和期望上。

  就像Firefox的插件一样,Chrome的扩展程序不仅仅是受欢迎的小工具,可以帮助用户更好地使用浏览器。他们还是新一波软件产品的先锋,这些产品通过将用户放在首位,从而最终重塑了整个行业。

  Adblock Plus是web上最古老的浏览器扩展程序之一,其历史要追溯到2007年。Adblock Plu的下载和安装量已超过数百万次,它是Chrome和Firefox最简单,最有效的扩展之一。它几乎凭一己之力改变了人们对传统在线出版以及某些在线广告业务模式可行性的看法。

  有人人为,Adblock Plus是由单个发行商开发的单个扩展程序,它帮助了今天已经随处可见的(从流媒体娱乐服务到SaaS 的)订阅模式的崛起。Adblock 非常受欢迎,甚至受欢迎到确实帮助改变了互联网的运作方式,这就是扩展程序如此强大的原因。

  对于Google来说2011年初显得波澜不惊。不过到2011年3月这一情况开始改变,那是Chrome进行第一次重大设计翻新的时间。原先的Chrome logo的风格比较有金属质感和立体感,这是对产品名称的致敬。不过,到2011年时,Chrome的3D logo已经过时了。

  鉴于苹果开创的“扁平设计”开始流行,Google显然也需要跟进。Chrome的新Logo变得更简洁、更清晰,反映出使用该产品“简单整洁”的使用体验。而且开源Chromium项目的蓝色标志也进行了改造。

  在Chrome的logo被彻底改造后不久,Google又发布其Chromebook 系列上网本。Google 将Chromebook 视为轻量便携计算的未来。这些机器没有传统的硬盘驱动器,无法在上面安装软件。相反,这些机器会跑Chrome操作系统并靠Chrome本身作为用户访问web的主要方式。

  2011年10月,Google 又悄然更新了Chrome,引入了一个即将被其他浏览器所模仿的新功能,也就是新标签页(New Tab Page)。标签对许多互联网用户来说是变革性的,它让大家体验到了真正的在线多任务处理。

  在标签式浏览出现之前,大多数人可能都不会为自己想要处理的每个任务打开一个新的浏览器窗口。标签页不仅使这种在线工作流程成为可能,而且变成优先选项。然而,直到现在,打开新标签页依然是个被错失的机会。

  除了用户的预定义主页以外,新标签页只是一个空白页面。而现在,Chrome的新标签页通过让用户快速访问自己最常使用的扩展程序、网页和网站等,令Chrome感觉更像是应用程序。

  Google 的下一步是让Chrome的足迹扩展到Windows以外的地方。2012年2月,Google 推出了Android版的Chrome。Google 的支持者多年来一直在耐心等待Android版浏览器。所以关于Chrome Android版的推出,唯一真正令人惊讶的是Google究竟花了多长时间才能发布出来。

  Android版Chrome终于推出的三个月后,Google 又披露了其最新的硬件产品Chromebox ,这是一款用来作为Chrome OS驱动桌面的紧凑型机器。但是,就像之前的Chromebook 一样,Chromebox也没有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

  Chromebox最大的问题未必是产品本身,尽管很多分析师和科技记者都指出Chromebox的高价格和低配置,关键是对它的需求不足。

  当Google首次提出针对云设计设计和优化的轻量级笔记本电脑时,这个概念还是有很大的希望的。但在2010年4月3日这一天,这种情况几乎在一夜之间就发生了变化。那一天,苹果推出了第一款iPad 。突然之间,为没有硬盘驱动器以及离线功能非常有限的紧凑版笔记本电脑花大价钱的想法变得没有以前那么吸引人了,而苹果又一次以一己之力重塑来消费电子市场。

  我们就开门见山吧。三星新推出的Chromebook 和Chromebox 实在是太贵了。Chromebox的价格是329美元——对于一台用赛扬CPU的桌面电脑来说这个价格高得离谱。面对着配备了视网膜显示器的iPad——能够访问700000个iOS app并且依然十分便携——与处于离线状态甚至都无法存储文件的笔记本电脑相比,你会选择哪一种?

  Chromebox 还有一个主要问题,那就是它是由一家不知道如何设计和推销硬件给企业的公司设计和推销给企业的一种看似台式PC的东西。事实上,Google放弃了订阅式定价模式,而是采用统一的、一次性的150美元零售价,以提供更多的管理工具、硬件保修和终身客户支持,这清楚地表明Google是把Chromebox 看作是商业机器。

  很明显,Google意在用Chrome来追赶微软,对此Google 毫不掩饰。在开发类似Apps for Education这样的工具的过程中,Google学会了很多对机构销售的知识。但模仿微软过去在90年代对企业进行渗透的相同策略几乎毫无意义。

  次月的2012年6月,Google 发布了ioS版的Chrome 。到了此时,Chrome的增长速度一直到都非常快,全球的活跃Chrome用户数几乎翻了一番,从2011年6月的1.6亿增加到2012年6月的超过3.1亿用户。推出适用iOS的Chrome 将有助于Google进一步扩大其浏览器的足迹。

  2012年6月,Google 还推出了开发者可以用Google的AdSense程序纳入广告的扩展程序,这一点跟Google 早先的立场背道而驰,因为之前Chrome扩展程序是禁止一切广告的。而这对许多扩展的开发人员来说是个好消息,因为他们终于可以直接对其开发的插件进行货币化了。

  到2012年夏天时,Google 已经实现了许多人曾经说过不可能做到的事情。Chrome占据了31%的市场份额,最终将微软的IE从全球最受欢迎浏览器的宝座逐出。Chrome作为产品的开发本身就应该得到大家认可。但微软未能拥抱不断变化的web,以及IE缓慢的开发步伐也使得Chrome攀上巅峰变得更加容易。

  这个关键的里程碑对Google来说不仅仅是用户或潜在影响力方面的胜利,也表明了Google 对即将到来的web的愿景。

  到目前为止,Chrome的扩展程序一直是该浏览器最受欢迎、使用最广泛的东西之一。然而,扩展程序的普及也给Google带来了一些挑战性顽疾,尤其是Windows版。2012年12月,Google 宣布将禁止所谓的“静默扩展安装”,也就是在没有通知用户的情况下将“隐藏”的额外扩展捆绑到某个扩展中的做法。

  静默扩展安装背后的主要问题是,Windows对注册表项处理方式上的一个漏洞。Windows注册机制的目的是,让用户在安装其他扩展的时候可以安装有用的Chrome扩展。不幸的是,这个系统被不择手段的扩展开发者大加滥用,试图借此绕过Google 的政策限制,Google被迫采取行动。

  经过几年相当快速的开发和产品推出之后,次年Google Chrome在大部分时间内都放缓了前进步伐。Chrome的下一个重大进展出现在2013年9月,那是Google 宣布推出Chrome app的日子。

  Chrome app给人的观感有点像Chrome网上应用商店提供的部分Chrome扩展程序,其最大的区别是Chrome app比widgets更接近真正的应用程序。Chrome app通过Chrome Web Store现已停止使用的“For your desktop”系列访问,是在Chrome内原生运行的轻量级应用。Chrome app推出的时候就已经有范围很广的各种应用,包括生产力工具(如待办事项列表和计算器)、基于浏览器的游戏以及谜题等。

  一方面,Chrome app是可以完全脱机运行的。通过配置app可以与外部设备交互,比方说可支持USB、摄像头与打印机等外围设备。这些app还可以访问存储在用户本地计算机上的文件以及存储在云端的文件,Chrome app可自动在多个设备上同步。

  也许最重要的是,它们可以直接从Google 新的Chrome App Launcher启动,这是Google跟Chrome app同时推出的一个工具。这是让Chrome朝着真正的计算平台迈出的另一步,就像新标签页所发挥的作用一样。

  到2013年11月,Chrome的扩展程序已经证明了自己非常受欢迎。但是,Google 还没有控制住恶意的第三方扩展问题。这导致Google制定了一项政策,要求所有Chrome扩展程序现在都需要托管在Chrome网上应用商店里面。这不会是Google 扩展问题的终结,但却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必要且重要的一步。

  很多服务都捆绑了有用的伙伴扩展程序,这会导致Chrome询问你是否要安装它们(或不安装)。但是,一些坏蛋却滥用了这种机制,绕过了这个提示以静默方式安装恶意扩展,这些扩展会覆盖浏览器的设置并以不受欢迎的方式改变用户体验,比方说在未经批准的情况下替换新标签页。事实上,这是我们的Windows用户抱怨的主要原因。

  在短短几年内,Google 采取了若干积极措施来显示自己在浏览器领域的存在,Google 对浏览器即平台的愿景对该产品的开发至关重要。不过,虽然Chrome已经证明了它的流行,但微软的IE和Mozilla的Firefox仍然拥有巨大的市场份额,而且浏览器之战远未结束。事实上,大战才刚刚开始升温。

  2014年时Google的Chrome浏览器已经处于一个非常有利的位置。Chrome现在已大概占据了浏览器市场40%的份额,在短短五年之内就增长了155%。超过3.1亿人以Chrome作为自己的主要浏览器。

  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Google将积极地利用自己占据的有利地位,通过扩大Chrome在全球范围内的足迹,开发改变大家网上生活方式的新工具来进一步攫取微软的市场份额。

  Google 在2014年的第一项重大举措是在1月份推出移动版的Chrome app。这不是什么天大的事情,但大家的都乐意在移动设备上看到Chrome app,而不仅限于桌面。Google是在利用Chrome作为接触网民的立足点。一开始,这意味着去追求桌面用户。Google 希望将自己植入到用户在线生活的各个方面,而Chrome就是其中的载体。

  2014年3月,Google对Chrome app开发者产品的货币化方式进行了相当重大的改变。在变更前,Google托管的app已经有四种货币化方式来,包括免费试用期、一次性预付款、订阅以及应用内支付。现在,套装应用、主题以及扩展的开发者也可以利用这些灵活的货币化选项了。

  这种货币化改革值得注意的是,扩展程序的开发者得到了最好的交易;许多货币化选项并不适合主题,而套装应用程序可能已经通过预付费和订阅式定价变现了。作为此次更新的一部分,只有扩展程序可以致支持所有四种货币化选项。

  这在当时并没有掀起太多的波澜,但这是另一个迹象,表明Google明确地将扩展以及围绕着Chrome构建的第三方生态系统视为该产品未来重要的组成部分。

  虽然微软、Mozilla和苹果都在努力让自己的浏览器更吸引人,但Google 仍在不断突破重要的里程碑。在2015年5月的Google I / O开发者大会上,当时任产品高级副总裁的Sundar Pichai 证实,Google Chrome全球用户数已经突破了10亿。

  虽然2014年到2016年间Chrome并没有推出太多的重大更新,但Chrome的扩展程序情况却并非如此。2015年对Chrome扩展来说尤其重要,当时,为Chrome开发扩展程序已不再被有进取心的软件开发者看作是副业了,扩展程序正变成大生意,包括Dropbox 和微软在内的几家主流的科技公司均发布了自己的Chrome扩展程序,令其产品变得更加实用。

  在在其他的初创企业,Chrome作为浏览器的可扩展性被视为许多产品路线图的关键要素,其中就包括日历和电子邮件工具Cirrus Insight,营销活动工具Tout(后来被营销自动化平台Marketo 收购),以及电子邮件营销工具Yesware 。这说明Chrome已经被视为一种产品,也说明了它对许多初创公司增长战略的重要性。

  初创公司证明了企业通过把浏览器扩展作为其产品的核心部分可以获得发展势头和资金。大型的既有供应商也在推出自己的浏览器扩展,而浏览器本身也正在收敛到一种标准的方式去开发扩展,从而使得开发出来的东西既安全又可以用最小的代价去实现跨浏览器兼容。这些都是浏览器扩展在我们的工作中持续扮演着重要角色的强烈信号。

  到了2015年时,其他浏览器终于也开始认真对待自己的扩展了。微软在2015年1月宣布,新的Edge浏览器(它的样子仍然很像IE,并且当时依然采用“Spartan”代号)将支持扩展。

  事实上,微软还确认Edge将成为Windows 10的默认浏览器,并且对微软也许最为人所憎恨的产品IE的支持将于2016年1月12日正式结束。同样,Mozilla宣布将为扩展开发者推出一个名为WebExtensions 的新API,为多浏览器开发附加组件将会因此变得更加容易。

  Chrome开发和发布扩展程序已经变得容易多了。但是,对于Google 来说,保护用户免受恶意第三方开发者攻击仍是令该搜索巨头头疼的问题。自2011年起Chrome就已经提供了内联式安装,也就是允许直接从网页内下载并安装扩展程序和app的过程(即使扩展程序或app都是由Chrome Web Store托管的)。

  但是,恶意利用内联安装对于Google 而言已经成为相对较小但总也解决不了的挑战。禁用内联安装是Google为了控制恶意app和扩展安装问题而被迫采取的最新举措。

  几个月后,Google 又投下了一颗重磅炸弹,宣布计划将托管在Chrome操作系统上的Chrome app迁移至原生web app。

  随着我们简化Chrome努力的继续,我们相信现在是时候开始远离Chrome app平台了。Chrome app有两种类型:封装应用和托管应用。今天,约1%的Windows、Mac和Linux用户是Chrome封装应用的活跃用户,而大多数的托管应用已经作为常规Web应用实现。我们将在未来两年内取消Windows、Mac和Linux上的Chrome对封装和托管应用的支持。

  然而,按照典型的Google风格,很多人马上被这一消息迷惑了,这是可以理解的,尤其是因为Google有依赖令人困惑的命名的习惯。他们喜欢的扩展究竟是扩展还是应用?那些既有app又有扩展的产品算什么呢?

  在接下来的一年左右的时间里,Google 对Chrome的工作大部分都是在保密状态下进行的。到2017年时,Google Chrome已占据了55%的浏览器市场份额。由于它的速度和沙盒化标签页,Chrome已经证明了自己深受非用户欢迎,但同时它也在悄悄地渗透进企业当中。

  Bundle让系统管理员用一个安装程序,就能把Chrome浏览器部署到整个组织的数千名用户那里。它还附带提供了Chrome Legacy Browser Support扩展程序,让企业用户可以运行较旧的、已弃用的app以及管理策略模板。

  当时,Google 声称使用Chrome的企业公司数量“增加了一倍”,但发言人拒绝提供任何细节。现在,Chrome已经可以支持Citrix’的XenApp虚拟化平台以及Windows Server,而这两个在许多企业环境下均得到了广泛使用。Chrome Enterprise Bundle的推出再次表明Google 对上门挑战微软的态度是认真的。

  Chrome最受欢迎的更新之一发生在2017年9月,当时Google引入了在浏览器对自动播放媒体(如插页式视频广告)处理方式的变更。这个Google 所谓的“统一自动播放”更新看似微不足道,但却是Chrome用户体验的巨大改进,使得用户可以更好地控制其浏览体验。

  更新仅在媒体文件不播放声音,或者用户对此类内容表现出兴趣的情况下才允许媒体内容自动播放。此外,用户现在可以选择性地禁用特定站点的音频回放,这对于先下手为强静默随机自动播放视频广告的站点非常适合。

  引入了统一的自动播放后,Chrome在半年内都没什么动静。其下一次重大更新发生在2018年5月,当时Google 宣布Chrome开始支持Linux应用程序。

  乍一看,这对与某些人来说似乎并不是特别重要。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Linux一直是一个小众操作系统。不过,Google 支持Linux应用程序并不是为了增加用户群——其目的是为了让开发人员过得更轻松。

  Chrome的速度和易用性往往被定为成聚焦消费者的好处,但Google 一直是一家对开发者友好的公司。就像Google 在2008年着手用新兴互联网技术让开发者工作更容易一样,Google 对Chrome中的Linux应用程序的支持也是类似的一步,它鼓励开发者为日益繁荣的Chrome生态体系开发更多的应用程序和扩展。

  好像这一点需要进一步证明一样,Google随后又宣布Android Studio正在针对Chrome OS进行开发,这再次表明开发者仍然是其新工具的重要受众。

  虽然普通用户对Linux软件可能不会太过兴奋,但对于依赖这些工具开发新应用和软件的开发人员和编码者来说,这是一个重大新闻。此外,考虑到Google 通过Chrome OS在教育领域的重大推进,能够运行开发环境意味着Chromebook 成为了学习编码的计算机科学和工程专业学生的一个非常有价值的工具。

  2018年5月也是Google 宣布很快将所有非HTTPS页面标记为“不安全”的日子,Google等待这一天已经很久了。该公司一直都希望更快地实施其新的安全标签,不幸的是, HTTPS作为标准的更广泛采用率仍然太低,无法切换到Chrome的安全指标。该公司证实,新的安全指标的推出将于9月开始,并会随2018年10月Chrome 70的发布而推出。

  2018年9月是Chrome推出十周年的日子,到那时为止,全球Chrome的安装量已超过20亿,本港台亚视同步报码最终由终评专家评委会评审出年度入,且占据了约62%的市场份额。然而,Chrome从一个斗志旺盛的不被看好者爬上到王者的位置并非一帆风顺。随着Chrome在全球的开疆拓土,一些用户和安全专家越来越担心Google 对浏览器领域新鲜热辣的主导地位。

  Chrome的受欢迎程度意味着浏览器实际上已成为Web开发的事实标准,正如开发人员曾经必须确保一切在IE上均能流畅运行一样,他们现在必须对Chrome做同样的事情。但他们要做的远远超出了针对单个浏览器的优化。

  由于Chrome占据的主导地位,许多开发者就只关注Chrome的开发,这对其他浏览器是不利的。主要针对Chrome开发的功能通常需要数周甚至数月才能在Firefox,Opera和其他浏览器中实现。

  在短短十年之内,Google就从开放web的冠军变成了当代web标准的守门人。

  Google 靠免费提供一个快速、可定制的浏览器,同时采用了开放的web标准而获胜。现在Chrome是明确的领导者,它控制着标准的设定方式。这引起了大家的担忧,Google 正在利用浏览器及其Chromium开源支柱来蚕食网上的竞争对手并让整个行业朝着有利于它的方向倾斜。

  有一个例子很具有讽刺意味着反映出Google的主导地位的确不可避免,那就是Brave同名的面向隐私的浏览器也是用Chromium开发的。其他小型浏览器,如免费软件Vivaldi浏览器也强调隐私和安全性,但由于Google 控制住了那么多被广泛使用的产品和服务,也遇到了严重的困难。

  Gmail 是Google 最受欢迎的服务之一,是它提醒了一些用户,在2018年7月至9月期间Chrome发生了一个重大变化。

  一些用户注意到,在更新后,在Chrome上登录Gmail还会同时登录上Chrome本身。同样,戴尔Ins 14-7472-D1605G合肥售4450元。退出Gmail也会推出Chrome。在更新之前,这两个服务都是各自单独登录的。可以在不登录另一个的情况下登录到某个服务。2018年9月的更新显然取消了这种独立——用户对于感到非常愤怒。

  许多用户,包括长期的Chrome布道者,都对Google 显然的欺骗行径感到愤怒。一些人发誓要永远弃用Chrome,转而采用更专注隐私的Firefox。其他人则很难相信Google 会故意做出这样的改变,宁愿相信这是一个错误。后来发现,其实早在2018年7月的时候,一些用户就已受到了这一变化的影响。

  虽说Chrome和Gmail双重登录可以手动禁用,但Google实施这一变更的不光彩手段对Google声誉造成了重大损害。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密码学教授Matthew Green对该转变给隐私造成的影响尤其直言不讳,并在Twitter上表达了自己对Google 动机的怀疑态度。

  可以预见的是,Google 将这一改变说成是对用户有利的积极因素。Chrome团队的工程师Adrienne Porter Felt试图在tweet中淡化这一举动,将这一改变描述为更接近于是用户登录状态的直观指示,而不是隐私漏洞。

  Google 声称其“浏览器和cookie jar之间的身份一致性”可令用户在Google服务之间转移文件和数据更加容易。这一点Google 是对的——的确对部分用户更方便了。但Google对用户浏览习惯、搜索历史以及电子邮件进行数据挖掘也要容易多了,让它可以有更加完整的用户画像,然后出售给广告商。Google 后来推出了一款控件,让用户可以更轻松地禁用自动Chrome登录。

  即使没有数据[上传到Google的服务器],者仍然是一个巨大的变化。这是他们划出的一道明线。他们在没有告诉任何人的情况下违反了这一规定,并且在大家都被吓坏了之后才更新了他们的隐私政策。

  到2019年5月,Chrome已拥有近70%的浏览器市场份额。虽然Google 被各种隐私丑闻缠身之后,大家恢复了对Mozilla的Firefox的一些兴趣,但其他浏览器并没有那么幸运。

  尤其是微软的Edge浏览器似乎已经几乎完全停滞不前——尽管微软试图改进浏览器的努力令人钦佩。Edge的大部分增长可以归结为Windows 10的广泛采用,在2016年和2019年之间,微软对Edge进行了数十项改进,令其更快、可扩展性更好并且更加稳定。但实际上大家仍然找不到优先使用Edge而不是Firefox或Chrome的理由,Edge可以做到的一切,Chrome都可以做得更好。

  正因为此,微软决定在2018年12月将Edge迁移到Chromium引擎。

  Edge有许多难以克服的遗留问题。Edge依赖的渲染引擎跟Chrome和Opera完全不同。这在显示某些网站和页面时会导致严重的兼容性问题,Edge还严重依赖微软的通用Windows平台(UWP)API,它让Edge更加孤立于更广泛的浏览器社区。

  尽管一开始很震惊,但许多倡导团体和互联网组织(尤其是Chromium开发社区)最终支持了微软的决定。但并非所有人都跟微软一样热衷于将Edge转移到Chromium上,特别是Mozilla对这一行动持怀疑态度,声称它让Google 在未来的互联网技术发展方面拥有更大的力量。

  从商业角度来看,微软的决定可能很有意义。Google 几乎已经完全控制了我们在线生活的基础设施,因此继续跟它斗可能没什么好处。放弃互联网曾经提供给我们的自由和选择,微软股东的利益也许就可以很好地得到满足。

  在短短十年间,Chrome以一己之力重塑了浏览器的样子,并成为世界上最受欢迎的web浏览器。除了为Google 创造多个新的收入来源之外,Chrome还帮助Google进一步扩大其已经相当大的足迹,并通过其产品和广告吸引新的受众。

  但是,尽管Chrome深受欢迎,Google 仍然面临着对Chrome隐私和安全功能的严厉批评。Chrome的主导地位现在似乎已经确立,但就像微软曾证明的那样,如果Google 未能充分利用其建立的势头,这种情况可能很快就会发生变化。

  在短短十年内完全统治了浏览器市场之后,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浏览器的下一步该怎么走?

  。Google 从一开始就将Chrome视为一个平台。随着Google 寻求保持对浏览器市场的控制,该公司似乎可能会对Chrome作为平台的实质加倍下注。这可能会包括引入专门的工具,比如专门针对移动设备的更多扩展以及增加功能来自Chrome OS中利用云计算的力量。

  。在大多数情况下,Google 已经做了很多工作来推动新兴的互联网技术并让web变得更好。但是,它也因为做出一些有问题的决定,尤其是关于用户隐私方面的决定而招致批评。Google一直在对Chrome进行迭代来更好地服务用户。在未来,Google也可能会开始用有意义的方式去解决Chrome存在的一些更为严重的问题。

  。如果Google要继续用Chrome来做平台的话,对VR、AR等等技术的支持将不可避免。对于Google来说,对AR和VR的支持代表着再次取得技术领先的绝佳机会,也是找到额外收入的难得机会。

  在资源、覆盖面或影响力方面,很少有公司可以匹敌Google。也就是说,即使对Google 而言,在短短十年内干掉像微软这样根深蒂固的老牌企业也并非易事。

  Google 早期开发Chrome的做法,显示出该公司对2008年左右互联网行业所面临的技术和其他挑战的深刻理解。Google 认识到,开发者是其新浏览器份额增长的关键载体,而Chrome的开发同时满足了开发者和用户的需求。

  你所在行业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你的产品是否为其他公司、消费者或两者解决了这些问题?

  从现有技术的局限性到用户在如何看待你所在垂直行业的产品,如果说你可以改变所在行业气候方面的一样东西的话,那会是什么?你的产品如何可以解决市场上最紧迫的问题并改进你要改变的那件事情?

  老实说,你所在领域是不是有人采用了你你没想到的创新办法?在接下来的六个月里,你可以做些什么来缩小你的产品与竞争对手之间的差距?

  Google 本可以开发个好点的浏览器,慢慢迭代,然后就此作罢。但Google却开发了一个更好的浏览器,然后把它变成了占据70%市场份额的一款产品,还让它成为一个生态系统蓬勃发展的平台。

  你有多少空间可以去操纵和抓住新兴的机会?你的路线图是否允许出现一些偏差,还是说会坚定地按照既定轨迹前进?

  你会如何去创造机会,为你的用户创造额外价值,并为你的业务创造新的收入来源?

  你的“登月”功能或想法清单里面都有些什么?你会怎么去利用这些想法又不会对当前的增长产生负面影响?

  最好的产品带给大家的恰恰是他们对竞争产品的预期,只不过干得要好得多。比方说:Google甚至回避了任何与浏览器工具栏类似的东西。相反,Google 开发了Chrome扩展程序,并且不断地调整和改进它们,从此以后就完全避开了工具栏的问题。

  除了开发出更好的web浏览器之外,Google还几乎以一己之力重塑了我们与web互动的方式。即便是喜欢其他浏览器的用户也可以从Google 的浏览器即平台这一愿景中获益,因为其他浏览器采纳了Chrome向全世界推出的标准。

  不过,尽管Chrome作为浏览器和软件产品具有优势,但Google的一些失误(尤其是在收集和使用个人数据方面)已经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未来几年,Google会有更多机会去塑造web的未来,唯一真正的问题是它在这么做的时候究竟会有多负责任。

  译者:boxi,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是以产品经理、运营为核心的学习、交流、分享平台,集媒体、培训、社群为一体,全方位服务产品人和运营人,成立8年举办在线+期,线+场,产品经理大会、运营大会20+场,覆盖北上广深杭成都等15个城市,在行业有较高的影响力和知名度。平台聚集了众多BAT美团京东滴滴360小米网易等知名互联网公司产品总监和运营总监,他们在这里与你一起成长。